收藏本站
古田印象

  古田是千年古县。古田人民勤劳创业,历史上以产铁、铸锅、造曲、制茶而出名,又因朱熹流寓而称为“先贤过化之乡”。解放前,这里是闽东游击区,在这片红色土地上留下了许多可歌可泣的革命史迹。而今古田成为库区大县,全县总面积2385.2平方公里。县内资源丰富,交通方便,有铁路、公路、水路;这里林业发达,水果甚多,食用菌生产居世界第一,出口量为全国之冠;这里水力资源人均占有量居全国之首,古田溪水电站为全国第一个地下电站;这里是著名侨乡之一,旅外华侨、外籍华人达20多万人;这里体育、文化发展迅速,曾分别被评为全国体育先进县和全国文化模范县。现古田各方面都发生深刻变化,正由传统的农业县向开放型的山区县迈进。

  古田历史悠久,早在殷周时代,境内已有先民繁衍生息。唐开元二十九年(741年)建县,属福州都督府。宋置4乡13里。元析48都。明分城内5保,分乡46都。清沿明建制,雍正十三年(1744年)划县北13都之地另设屏南县。民国20年(1931年)行保甲制,初设区,后改乡、镇,属第二行政督察区。解放后始属南平专区,划8区,辖5镇13乡。1963年改属闽侯专区,1970年划归宁德地区。县治除一度(980~988年)迁至水口外,历代均在翠屏山南玉屏镇。1958年国家建古田溪水库,治所淹没,迁至距旧城西南9公里的罗华乡庄洋里另建新城镇。新城东至地区所在地宁德市133公里,东南距省会福州市146公里。1994年全县设8镇,7乡,10个居委会,267个村委会。总户数95392户,总人口419528人,平均每平方公里人口176人。汉族居多,尚有畲、壮、苗、回、彝、满、朝鲜、蒙古、高山、布依等少数民族,其中畲族9008人。
   境内山地丘陵300.37万亩,占土地总面积84%;耕地45.05万亩,占13%;水域10.8万亩,占3%。地势分别由西北向东南、东北向西南倾斜,呈两高两低马鞍状,其间重山叠嶂,溪谷遍布。气候属中亚热带型,夏长冬短,春秋对峙,海洋性、大陆性气候兼之。年均气温16~21℃,年降雨量1400~2100毫米,日照时数1894.9小时,无霜期276天。主要自然灾害有寒潮、干旱、洪涝、大风和冰雹。
   自然资源丰富。林用地260.2万亩,占总面积72.7%,森林覆盖率达60%,林木总蓄积量达424.6万立方米,为宁德地区主要产材县。森林植物有1300多种,主要树种为杉木、松木、红豆杉、水杉、银杏、青冈栎、花榈木等。矿产以非金属矿为主,高岭土分布12个乡镇27个矿点,尤以凤都际面、吉巷塔洋量多质优;还有叶腊石、泥炭土、花冈岩等,杉洋大甲叶腊石品位高、质量好。此外,还有钨、铁、铜、铋、金等金属矿。境内除闽江主干流外,还有古田溪、霍口溪和武步溪,主要溪河25条,主河道长301公里,流域面积1498.7平方公里。水能理论蕴藏量33.13万千瓦,可开发水力资源12万千瓦,人均占有水力资源居全国之首。
   水陆交通便利。西有外福铁路、闽江航道径抵省会通达省外,省道公路过境,县、乡、村公路辐辏。1994年全县公路计94条,总长744.50公里。邮电通讯发展迅速,各乡镇均有邮电机构,各行政村实现通邮,邮路单程1522公里。8000门自动电话进入国际程控网,安装电话机总数9594部,电话主线普及率每百人2.3部。
   古田现已建设成为库区大县,尤以“五乡”特色闻名,水果业崛起著称。
   1958年,因建古田溪水电站,迁建整个县城,淹地4万多亩,移民4万余人。水坝截流蓄水,形成福建省最大的水库,水域面积37.1平方公里,库容量5.74亿立方米。1989年又因建闽江水口电站,淹地2万余亩,移民2万余人,新建黄田、水口两镇。1994年,水口电站跨江巨坝竣工,上流水位提高65米,形成境内水域面积34.8平方公里的大水库,库容量26亿立方米。两度大移民,古田人民为国家电站建设作出奉献;两大库区,也为古田经济社会发展带来广阔前景。
   “五乡”:一是水电之乡。境内“一五”计划建成的古田溪水电厂,装机容量26万千瓦,系全国第一个地下式电站;“七五”国家重点工程水口水电站,装机容量140万千瓦,为华东地区最大的水力发电站。此外,还有遍布于乡镇的水电站150多个。二是华侨之乡。境内归侨、侨眷15万人,旅外华侨、外籍华人20多万,分布在马来西亚、新加坡等17个国家和地区。三是食用菌之乡。70年代以来,古田食用菌栽培技术突飞猛进,连续取得银耳、香菇、竹荪人工栽培的三大突破。1990年银耳、香菇、蘑菇三项产量达5652吨,产值1.3亿元,产品畅销27个省市,进入香港、澳门、台湾,并出口日本、韩国等国外市场,银耳产销居世界第一,香菇出口为全国之冠,竹荪和猴头菇开发达国内领先水平。四是体育之乡。古田群众性体育活动活跃,并为国家输送一批优秀运动员,其中有荣获世界奥运会铜牌、银牌的运动健将。1990年,古田被国家体委授予全国体育先进县称号。五是文化之乡。1992年古田获得省文化工作先进县称号,继后又被评为全国文化模范县。
   古田还具有“五边”(铁路边、国道边、闽江边、水库边和县区边)优势。近年来,古田人民充分利用这些特殊环境发展地方特产,尤其利用食用菌生产带来的大量剩余资金投入到开山种果的热潮中。1994年栽种面积达10多万亩,产量2.5万吨。出现荣获全国金杯奖的湖滨密柚、名闻遐迩的西洋油柰、大桥柿丸和遍及城乡的水蜜桃等名优特水果。食用菌之乡又刮“绿色旋风”,使这个曾产青玉而得名的古田放射出更加璀璨的光华。

   殷周时代,先民已使用石斧、石锛及陶器等用具。先秦时期,地荒人稀,生息着“发肤身体皆白惟两眼纯赤”的闽越族人。西晋末年,境内始有南迁的汉族人。隋末,有浙江杨氏首抵境内种植香菇。唐建县之初,人口千余户,首任县令刘疆率众“锄芜敷菑”,开辟家园;民务稼穑,田岁一获,地瘠产物无多。唐末,中原诸姓流裔迁徙境内,促进经济开发,“水耕火耨绕山田”,“高低陇亩事耕锄”,制曲酿酒等家庭副业颇为兴盛。宋代“产铁之务”占全国10%,茶业亦得到发展。元代,出现造纸作坊。明初,重视兴修水利,辟渠开陂10余处,种植业得以发展,粮食作物有赤、白早稻,晚白稻,红芒秫,大、小麦,黄、黑豆,白小豆等10余种。明洪武二十四年(1391年)人口增至15317户,50372人。嗣后因兵荒屡见,至万历三十年(1602年)人口仅8336户,29200人。是年首试植桑养蚕,稍有成效,推广一时。清代,出现教会学校,传入西医,印刷、制伞、打铁、铸锅、制曲、制茶等行业较为出名。随之出现私人联营商业。农业生产得到发展,农产品颇为丰富。光绪年间,秫米(即糯米的福州方言称谓)销往省城,岁约数万担。
   民国初期,出现现代工业萌芽,印刷、造纸、纺织等先后采用机械或半机械操作。电话、电报等现代通讯设备先后应用。民国14年(1925年)首建水力发电厂。民国21年设立农事试验场(后改为县中心农场),试验推广农产良种和化学肥料。民国24年境内第一条公路建成通车。但是,长期以来,由于政权腐败,生产条件低下,加以境内兵匪相扰,自然灾害频仍,古田经济发展缓慢,尤其抗日战争时期和其后的内战阶段,社会动荡,官、兵、匪、霸沆瀣一气,横征暴敛,欺压百姓。农村破产,百业凋零。不少贫苦农民被迫离乡背井,“四出佣食”,或漂流海外谋生,或出走上府(闽北一带)寻求生路。民国37年人口同宣统二年(1910年)相比,从原来195683人减至153628人。民国38年,国民生产总值719万元,人均收入41元。工农业总产值921.3万元,其中工业总产值0.5万元。
   解放后,人民政权和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建立,解放了生产力。其间虽有失误和挫折,国民经济和社会事业仍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展。1979年后,党和政府的工作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,实行改革开放,进行社会主义经济体制改革,国民经济进入新的发展时期。1994年,国民生产总值9.9亿元,工农业总产值13.06亿元(其中工业总产值8.55亿元),分别比1949年增加100倍、140倍,年均递增分别为10.8%、11.6%。县财政收入逐年增加,1994年达7272万元,比1978年增加12倍。
   农业生产发展 1949年,粮食总产量4.9万吨,平均亩产82公斤,农业总产值920.8万元,占工农业产值99.95%。随着土地改革和农村社会主义改造的完成,改变旧生产关系,农业生产迅速恢复和发展,年均以6.3%速度递增,1957年粮食产量7.1万吨,比1949年增长43.9%。1958~1961年,“大跃进”、公社化,生产瞎指挥,粮食总产连续下降,1961年仅4.99万吨。尔后纠正了某些“左”的错误,1964年粮食总产达到1957年水平。“文化大革命”期间,片面抓“以粮为纲”,强调“大集体”、割“资本主义尾巴”,挫伤农民积极性,农业生产出现艰难徘徊局面。80年代起,改革农村经济体制,全面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,逐步加强农业基础建设,注重农业综合开发,着力稳粮增收,发展农村商品经济。食用菌生产异军突起,1985年产量达205万吨,创历史最高水平,并逐步成为农村经济支柱产业。1990年,粮食总产量14.26万吨,平均亩产311公斤,人均产量359公斤。水果生产登上新台阶,累计果园面积3.47万亩,形成湖滨水蜜桃、大桥柿丸、西洋油奈等名优水果基地,水果产量达7387吨。茶叶产量753吨。淡水养殖面积4.67万亩,建立鱼苗基地385亩,淡水鱼总产量839吨。畜牧业以饲养传统畜禽古田黑猪、黑番鸭和半番鸭为主,肉类总产量3906吨。至1994年,粮食连续九年获得丰收,总产量15.53万吨,水果总产量2.5万吨,肉类3.7万吨,分别比1978年的10.92万吨、184吨、1942吨增加1.42倍、136倍、18.81倍。食用菌生产又有新发展,香菇、银耳种植双超1亿袋,总产量1.16万吨,产值突破2亿元,全县农民人均收入、农业总值、财政收入各有三分之一来自食用菌生产。
   工业实力加强 古田工业基础薄弱。1949年解放初,仅数十家手工业作坊。1952年总产值50万元。1956年完成对私营工业、手工业社会主义改造,发展以支农为主的全民和集体工业。1957年总产值596万元。1958年盲目大办社队工业。60年代起,先后扩建新建造纸厂、化肥厂、制药厂、纺织厂等骨干企业。1978年总产值9166万元。80年代起,贯彻改革、开放、搞活方针,实行承包责任制和厂长负责制,开展技术改造,增强经营机制,形成以化工、造纸、食品、药品为主,电力、纺织、机械、建材、印刷、陶瓷、服装、鞋革、酿造、工艺等多门类的工业体系。同时,乡镇企业崛起发展,1988年总收入首次突破亿元,其中工业总产值2077万元,占县属工业总产值的25.3%。全县工业产品品种增多,质量提高,出口产品有苎麻球、红曲、鞋帽、竹编、瓷器、香菇等20余种。至1990年,获省、部级奖优质产品14个。是年,全县工业企业1209家,总产值1.30亿元,比1978年增长41.76%,乡镇工业企业435家,从业人员4951人,总产值3074万元。1994年,围绕转机换制、扭亏增盈目标,加大改革力度,取得成效,全县工业总产值8.55亿元,比1990年增加5.58倍。县制药厂股份制改造取得成功并成为全区首家产值超亿元企业,化肥厂、抗生素厂摘掉亏损帽子,全县超额完成全年扭亏增盈500万元任务。乡镇企业有新突破,总收入8.4亿元,总产值8.8亿元,分别比1990年增加6倍、27倍。
   商业贸易扩大 解放初期,个体商业户798个,国营商业2家,县、区供销社11个,分销处21个;主要农副产品收购总值58万元,社会商品零售总值107万元。1956年完成私营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,国营商业和供销合作商业壮大,成为市场主体。至60年代初期,有国营商业21家,县及其基层供销社10个,分销处123个。主要农副产品收购总值539万元,社会商品零售总值1997万元。同时,开始发展对外贸易,主要经营茶叶、红曲、畜产品等出口商品。“文化大革命”期间,受“左”的思想干扰,商业发展缓慢,物资供应短缺。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执行对外开放、对内搞活政策,国营、集体、个体等多种经营得以发展。商品购销两旺,市场繁荣。1990年,国营商业283个,从业人员3460人;全县基层供销社15个,营业网点404个,从业人员1689人;个体有证商业3027户,从业人员3207人。商业零售网点3588个,城乡贸易市场8个,其中有全国最早、最大的食用菌专业市场。社会商品零售总值2.21亿元,贸易市场成交额7484万元。全县还有外贸生产企业20家,对外贸易收购总价1355万元,外贸出口实绩1032万元。主要出口商品有食用菌、土畜产、鞋帽服装、工艺品等类30多个品种。1994年,商业、供销、粮食等内贸企业的利润大幅度增长,社会商品零售总值3.69亿元,集市成交额2.46亿元;商品纯购进6546万元,纯销售1.46亿元。个体工商户发展到4188户,从业人员7531人;私营企业67家,从业人员770人。同时,新批“三资”(中外合资、独资、台资)企业12家,项目总投资1.34亿元,已投产的三资企业出口创汇920万美元。此外,6000多农民闯海南,创办著名的双联农场,1万多农民走南闯北搞运销,接连经营食用菌原料和产品,拓展市场经济。
   教育、科技、卫生、文化、体育事业进步 50年代起,面向工农办学,注重科技与生产相结合,开展爱国卫生运动和传染病、地方病防治,组织群众文化、体育普及活动。1985年起,普及初等义务教育,基本扫除文盲;科技组织和队伍壮大,科技成果应用推广,推动了经济发展;县、乡、村三级医疗保健网络更加健全,主要传染病基本消灭;广播电视进入千家万户;群众性体育活动更加深入,人民体质增强。1994年,有幼儿园20所,入园儿童9948人;完全小学285所,学生47576人;中学21所,学生19509人。中小学生平均1599人/万。还有中等专业、职业、技工学校,聋哑学校、教师进修学校和广播电视大学工作站。1978~1994年,向高等院校输送新生3837人,多渠道集资3922万元,新建中小学校舍25幢,建筑面积9.44万平方米。有科技机构5所,民营科技机构34个,自然科技专业人员2406人,群众科技人员2260人,获省级以上科技成果奖87项次。有县直医疗卫生单位9家,乡镇卫生院14所,村卫生所315个,私人诊所58个,大型医疗器具299种,卫生技术人员1157人,床位665张,平均每万人27.5人、15.8张。广播电视率先在全区实现全县城乡闭路电视联网。文化市场全面开拓,“芳草”计划深入实施,继被评为全国体育先进县后,又获福建省文化先进县和全国文化模范县称号。
   城乡人民生活提高 1978年,农民人均纯收入206元。1981年,职工人均工资701元,1988年农民人均纯收入562元,职工人均工资1533元,居民人均消费水平622元。1994年,农民人均纯收入1356元,职工人均工资3801元,城镇居民人均生活费支出2716元,与1988年比增148%。城乡储蓄存款余额2.75亿元,人均655元。消费结构随之变化。饮食从温饱型向营养型转变,穿用趋向中高档商品,各种电器进入寻常人家;居住由低层土木结构住房向多层砖混结构住房发展,城镇人均居住面积15.26平方米,农村人均居住面积18.83平方米。人民安居乐业,平均寿命由1949年解放前夕的35岁延至67岁。

   古田人民淳朴务实,有勤劳创业、开拓进取精神。自建县以来,人才辈出,代有名人。唐有刘疆率众垦荒,创邑有功,被后人奉为“拓主”;陈靖姑为民施医救产,带孕消灾而以身赴难,被世代尊为临水夫人。宋有林用中从师朱熹,嗜学不倦,遂成理学大家,被朱熹视为畏友,有《东屏集》问世。明有张以宁诗文成就开一代文风,宋濂为其《翠屏集》撰序,称其集为一代奇作;罗荣授职广东布政司参政,因犯颜直谏“入贡之害”被贬贵州而砥砺名节,泰然赴任。清有余正健官至顺天府尹,操守清廉,致力除奸减讼,被赐为“天下师表”;甘国宝历任台湾总兵,镇守海疆,体恤兵民,台湾同胞为其建祠设祀;林朝聘代理浙江余姚知县,当英军陷宁波犯余姚时,只身赴英营斥退敌舰,诚为“忠勇可嘉”;进士曾光斗主讲福州鳌峰书院十余年,工诗善书,名噪闽中。自宋至清,还有登进士榜者181人。
   近现代有爱国高僧、历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的圆瑛法师,试制成功我国首架双翼水上教练机的飞机设计师陈立痒,我国著名的泌尿科外科专家王历耕,率部参加淞沪抗日之战的爱国将领林宪杰,开拓我国橡胶事业的爱国华侨雷贤钟,多次受到毛泽东接见的寄生虫学教授陈心陶,九叶派诗人杜运燮等。在社会主义建设新时期,更有诸多英贤,如荣获奥运会射击比赛铜牌、银牌的运动健将黄世平,我国首批培养的十八位博士中最年轻的数学博士王建磐等。解放以来获博士学位的还有32人,评上省级以上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93人。
   古田人民富有正义感和反抗精神。明嘉靖三十八年(1559年),官民奋起抵御倭寇犯境。光绪二十一年(1895年)斋教首领刘祥兴组织武装暴动,怒杀为非作歹的洋教士,史称华山教案,被载入中国近代史册。民国4年(1915年),东乡义民社发动民众抗捐抗税。抗日战争期间,各界人士组织抗敌后援会,募捐慰劳前方将士。民国27年春,全县有红军、游击队员和爱国志士231人参加新四军,奔赴抗日前线,为抗日而阵亡将士计70多人。
   半个多世纪以来,古田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,为争取解放,进行英勇顽强的斗争。20年代平湖一带的农民运动,30年代大甲毗源溪村建立的第一个苏维埃村政权,40年代凤都、大东地区的游击斗争,留下了许多可歌可泣的革命史迹。解放以来,古田人民发扬优良传统,前赴后继,艰苦创业,谱写古田发展新篇章。
   古田建县1250多年,旧貌换新颜。经过40余年建设,经济和社会各项事业取得很大发展。但农业基础仍然薄弱,抗灾御险能力不强;工业规模小,总量少;城乡基本建设、环境综合治理、人口计划生育等任务紧迫艰巨;教育、科技、卫生等事业发展与现代化建设还不相适应。建设社会主义新古田,任重而道远。鉴往策今,古田人民正从改革、发展、稳定大局出发,继往开来,沿着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,大力发展市场经济,为实现现代化建设宏伟目标,建设繁荣昌盛、文明绚丽的开放型山区县而奋进。